? 400年来各种各样的眼镜都在这个人的收藏里了

山东11选5基本走势图 www.bfquyi.com 您的当前位置:中国眼镜网 > 眼镜资讯 > 行业动态 > 行业热点要闻 > 正文

400年来各种各样的眼镜都在这个人的收藏里了

来源:好奇心日报 编辑:孙阳 2016-12-28

2368

0

4

以色列霍隆设计博物馆( Design Museum Holon)正在展出 4 个世纪以来的眼镜设计。从因纽特人的雪地护目镜,欧洲贵族使用的像女士扇子的观剧望远镜,到 1960 年以来的实验性墨镜等 400 多件眼镜。这些眼镜都来自于个人收藏家 Claude Samuel,他是法国时装品牌皮尔卡丹前眼镜设计师 Daniel Gauthier 的儿子,是家族的第四代验光师,是犹太人。


18世纪观剧望远镜,法国


双框眼镜,1960s,意大利


非对称塑料框架墨镜,来自皮尔卡丹,1960S

作为一个收藏家,对他来说,每一幅收藏的眼镜,都在讲述一个从眼镜发明之初到现在的历史故事,它不仅仅是一个物件,更重要的,是文化、历史、政治的见证。

作为一个验光师,他认为眼光不只是科学,更是艺术,他拥有强烈的渴望去了解坐在他面前的顾客,他的每一个需求,以及需求背后的原因。

作为一个犹太人,他经营着家族眼镜生意,哦,不,他拒绝使用生意这个词,他觉得用“传统”来描述更为合适。

在展览之际, Claude Samuel 接受了霍隆设计博物馆的采访,我们整理总结了访谈中有趣的部分,全部访谈在这里。展览一直持续到 2017 年 4 月 29 号。



护目镜 1960s


Benjamin Martin 眼镜,1756 年

选择一个合适的眼镜涉及到对顾客全面的了解

眼镜是唯一一个可以最大化人类生理能力的配饰。珠宝和皮带都不能充分开发我们身体的潜能。这种开发潜能的功能也许会被在专业的运动鞋中发现。但除去身体层面,眼镜对我来说,是属于顾客的一私人而亲密的配饰,而不仅仅是一件物品。

我是用顾客,而不是人,是因为这是我遇见人们的场景:顾客们来做眼睛检查。

在做检测的时候,我渴望去深刻理解坐在我面前的这个人,因为选择一个合适的眼镜涉及到对顾客全面的了解:他做什么工作?我见他以前他长什么样子?他带上眼镜后会长什么样?他有没有可能因为一幅眼镜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和大多数验光师都不同。在做验光检测的时候没有“对或者错”。它不完全是科学。有一个常规检测大纲让你开始了解顾客,你会在检测时收集到一些洞察。在某些情况下,我知道如何揭秘整个现象,就像一个艺术家意识到自己完成一件作品的时刻。然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我断定检测的结果是不满意的,因为我总感觉少了点什么。这就是为什么对每一个顾客我都会投入充分的时间,直到我知道“就是他了”。这也是受到我父亲的影响。


19世纪设计精美的金制长柄望远镜


当我们戴眼镜的时候,我们在戴什么?

矫正视力不是人们戴眼镜的唯一原因。就像珠宝或者化妆品,眼镜制造一种特定的形象。当一个人买一辆宝马车,他感兴趣的是(车)反映出一个特定的社会形象。一个品牌构建出一种身份,甚至是一个共同体,这种品牌效应在眼镜的世界里也存在。

下面这个故事是我在验光时所考虑的因素的一个例子。

当 Yitzhak Rabin 和 Leah(以色列首相和他的妻子) 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Leah 立刻选择了一个卡地亚的框架,我告诉他,一个社会主义的首相是不可能戴这种框架的。这让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关于一个不知道我的父亲是犹太人(因为他将名字改成了 Daniel Gauthier )的顾客的事情。她告诉他,她不得不将眼睛藏在眼镜下面,因为它们很丑。当她的丈夫施压让她吐露真相,她解释道,因为她的眼睛很潮湿,’像犹太人的眼睛’。

人们戴眼镜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一些想要模糊或者掩盖某种脸部特征,一些只是想要看起来不同。人们有时候选择一些奇怪的眼镜,作为他们想要投射的某种形象的一部分。

今天的时尚秀场上充满戴着大墨镜的人。我的看法是,他们想要传达自己“在这里但又不在这里”,这种眼镜制造一种与周围环境脱离的感觉,“我很难接近,因为我是被?;ぷ诺摹?。


文化和历史,是构建他收藏品结构体系的关键词

以色列大屠杀纪念馆( Yad Vashem)的第一件藏品是一个装着碎掉眼镜的包包,带它来的女人说,当她和母亲在奥斯维辛分离的时候,最后一刻她够到了母亲的眼镜。我讲这个故事的原因是我觉得这个物件是亲密关系的见证,但同时也见证了历史上的重要时刻。这些细节代表着人们的历史,最终它们也在讲述人类的故事。我收藏不是按照爱好,而是考虑更大的格局。

我父亲是大屠杀的幸存者,他失去了一切。在战后,曾想过自杀。他不知道去哪里,后来和我母亲极其富有的家庭关系很近。当他们告诉他,“你不再是一个犹太人,你现在是Gauthier人。(之前提到改名字的事)”,这事实上是让他抛弃犹太教。

为了变成一个成功的商人,一个成功的人,他必须遗忘大屠杀,遗忘所有他所做过,所背负的事情。我是一个犹太人,我也是法国人。我的祖母不得不行走在市场中为生存而挣扎,我将此视为是一种凌辱的形式。伤心的是,我并不认识她。她在大屠杀当中被杀掉了。我觉得她是一个牺牲者。我十分憎恨“牺牲”。一个人没有任何理由成为另外一个人的牺牲品。我不想成为一个目标。

我有时候会想,我是一个犹太人的事实,是不是意味着我必须承受那些对犹太教的攻击,去应对生活让我们面对的-巴基斯坦人、基督教、犹太教。我觉得我的背景意味着我必须负起贡献和帮助的责任。我与边境和埃塞俄比亚的难民一起工作,我尽我所能去帮助他们。同时,而又很难去定义是什么让我去做这些事情。


4 很好看

0 不好看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标签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内容,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不表明证实其描述或赞同其观点。

大家都在评论

登录 后参与讨论提交评论

提交评论

热文推荐

天猫联合7大隐形眼镜品牌演绎“瞳色未来”时尚大秀

8月28日,在时尚潮流聚集地东京表参道人气场地CASE B里,Tmall Discovery联合海昌、博士伦…

眼科筛查阿尔茨海默病已成为可能

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圣路易斯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利用与眼科医生常用的技术手段,检测出老年患者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证据,但…

康耐特:第31届北京眼镜展,放个大招给你瞧!

9月又有大事件啦!新生入学?中秋团圆?读档重来~

您还可以这样关注我们

中国眼镜网官方微信

China_glasses_net

每日推送眼镜行业精选资讯!